糊粥

你不砍我,我便看你

要这一腔烂藻文章有何用?贾宝玉这个所谓性情中人,在晴雯死后,巴巴想的也不过是胡诌几句,好让自己心里舒坦。

或我灵与肉,或我鬼与仇

“老孙祖居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。父天母地,石裂吾生。曾拜至人,学成大道。复转仙乡,啸聚在洞天福地。下海降龙,登山擒兽。消死名,上生籍,官拜齐天大圣。玩赏琼楼,喜游宝阁。会天仙,日日歌欢;居圣境,朝朝快乐。只因乱却蟠桃宴,大反天宫,被佛擒伏。困压在五行山下,饥餐铁弹,渴饮铜汁,五百年未尝茶饭。幸我师出东土,拜西方,观音教令脱天灾,离大难,皈正在瑜伽门下。旧讳悟空,称名行者。”

故人镜里实堪伤,落花梦中酒回肠。

老人无法选择被迫无缘社会,年轻人在老人身上看到未来感到失望,自主选择选择单身社会。

我们在黑暗中找到彼此

我命里不是要死在长江水的么,为什么天又把我扔在这里

一半人得天堂,一半人得地狱,快乐的快乐,痛苦的痛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