糊粥

你不砍我,我便看你

他知道你的颜色她知道吗?

年少时只希望以后孤独少一点,现在独独少了那份希望。

四海八荒,再无音讯

我在风中死亡,你看不见的地方

会者离,去者返

huve a gun,shoot me down

总有个变态在角落窥伺

做一个精神独立拥抱梦的,还是一个终日餍足的

就是我了,边缘人永远处在自我怀疑的夹缝中,并且不断将这种怀疑投射到自己所遭遇的人和事物之上。

因为你需要安慰啊,别人怎会无机可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