糊粥

你不砍我,我便看你

就是我了,边缘人永远处在自我怀疑的夹缝中,并且不断将这种怀疑投射到自己所遭遇的人和事物之上。

因为你需要安慰啊,别人怎会无机可乘

有门轻敲,有梦快逃

把你交给深夜去审判了

他抱着她就像抱着他的孩子一样。也许他真是在抱着他的孩子。他戏弄他的孩子的身体,他把它放转来,让它覆盖在自己的脸上、口唇之上、眼睛上。当他开始这样做的时候,她继续追随他所釆取的方向,听之任之。是她,突然之间,是她要求他,她并没有说什么,他大声叫她不要说话,他吼叫着说他不想要她了,不要和她在一起。又一次碰僵了。他们彼此封锁起来,沉陷在恐惧之中,随后,恐惧消散,他们在泪水、失望、幸福中屈服于恐惧。

我是一个在关键时刻也懦弱退缩的人

竭尽所能用钱换的感动,实则一文不值

厌恶时间对你做的丑事

我和你至死都将是孤身一人